世界第一嘉吹

嘉嘉他有那——么可爱!

千fo福利

我原本以为是不会对外开放的 但是现在居然要抽送!!仿佛一个天大的惊喜礼包

九条衍:


点开看图,是瑞嘉本<From A to Z >封面。


本来脆脆 @游客 他是不想印多量的,据说是他觉得写的烂不好意思开预售……【反正我不信


然后我就和他进行了巴拉巴拉一长串的交流,最后就决定抽8位送掉。


我这个傻逼bp文手怎么会上k啊了怀疑人生。


评论+推荐即可。28号抽。

屯屯上课的摸鱼
有点私心的标签x

【刺客信条EA/二大爷】2

#超短篇
因为一句评论引发的神奇的脑洞
感觉是时隔三年的更新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一天Ezio在酒吧喝醉了,迷迷糊糊走回宿舍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。模模糊糊的翻了翻兜却没发现钥匙 便掏出手机让爱德华起来开门。半小时后,Ezio冷到缩成一团也没等到那条咸鱼。

没办法,只能问舍管要备用钥匙了。

“那条咸鱼是睡死还是怎么的,接了电话就没声儿了...”这样一路嘀咕着就到了传送中舍管的房间。虽然Ezio一向天不怕地不怕,甚至连老师都敢调戏的人心理此时却有些打颤

敲 还是不敲?我可不想在外面冻上一夜...

当他终于下定决心时,门却突然开了。

#cos正片#aph子米#

英吉利今天不在,那就偷偷溜出去玩吧x

出镜:原po
摄影后期妆娘后勤cn都记不住了呜呜呜qwqqqq

大早上七点多就跑去找妆娘和摄影 结果绕了一大圈11点才开始拍(妆娘超可爱!
光着脚走了四个小时 我这个动作废+表情废真的是让摄影操碎了心...
人生第一套正片_(:з」∠)_

【刺客信条/EA】二大爷1.

我觉得我简直是有毛病才开了这个坑,而且还抑制不住自己的麒麟臂想一直写下去???

舍管Ax学生E←这种设定

看过一篇文里面好像有说把二太爷看成二大爷于是就变成了老妈子A

什么是文风?/大概就是拉家常那种。

于是就悄悄的丢一段,反正都很短。嗯。
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

Ezio最近听说他们宿舍会来一个新的舍管,可是几周过去了也没看见新来的大妈。相反,楼下经常能看见一个身穿白袍的人,原本想着应该是新来的学生,大概在等舍管拿钥匙吧,结果一问舍友才知道那就是新来的舍管。人称二太爷,不过私底下都是叫的二大爷,全宿舍也就每周一日游的Ezio不知道了。

说来也怪,那新来的舍管总是戴着兜帽,有一次自己跟了他一天都没见他取下来,于是便猜那人有四五十了吧,成天跟老头似的拿着本书坐在宿舍楼不远处的亭子里,悠闲的很。

不过自己有好几次偷看的时候都直接被抓了个现行,差点被匕首砍掉他的小辫子。

这身手。哪里是老头子。分明就是个刺客。

【刺客信条】EA 关于生活的一些事

#架空#ooc#随手的产物#你就当他们是现代人

音乐会

Ezio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三张音乐会入场票,非得拉着Altair一起去,说是一个知名的音乐家来巡演。Altair不喜欢去人多的地方,想都没想就拒绝了。Ezio也没说什么,把票放在床边留下一张纸条就去找呆死萌听音乐会了。

当Ezio和呆死萌坐在座位等着开始的时候,Altair果然没有来。

“那个,Altair他...”

“没事儿,你等着就好了。”

当音乐会刚刚开始时,Ezio满面笑容的盯着极不情愿的坐在自己旁边的恋人。

快被p站逼成AM我有点慌

【刺客信条/EA】图书馆

第一次想写段子...明明自己是傻白甜的文风但一写EA的就只能想到图书馆

猛地发现第一次把二太爷名字打错了。不是Atlair,是Altair。【严肃】

伤心的给自己一巴掌。

文渣的我没想过要写什么段子,但这都是在萌上EA之前///也看了很多太太的文,然后瞬间感觉自己真是弱爆了之类的...

肯定会ooc。而且这里并没有补完启示录...图书馆那里是...看的视频...所以有错误还请不要喷。

碎碎念有些烦了吧?抱歉让您有些失望。如果您不介意的话,就请看下去吧——

Altair——
我看着眼前的石门缓缓落下,将我们俩分离。手中的金苹果发着微弱的光,给我苍老的脸镀上一层金。石门上那些沉重的雕刻花纹记录着历史,好似我脸上的皱纹,而自己也终将陪同它一起逝去。

我把金苹果放在自己认为最安全的地方,上锁之后把自己亲手缝制的战衣叠好放在箱子里,思索着将会是谁把它打开。我慢吞吞的走向那没有智慧,没有知识的图书馆里唯一的一把椅子上,然后再慢吞吞的坐下,仰头回想着自己的一生。

[万物皆虚,万事皆允。]

我一生的信条,遵从着它活了一辈子。

[当我年轻的时候,我愚蠢的认为,
我们的信条可以结束所有的冲突
如果我当时够谦虚,能对我自己说,
我这辈子见识够多了,我做了我该做的那该多好
而且没有比寻找真理更光荣的事了。]

当我老了,才真正的放下了一切。

[啊...一个时代的结束...]

我有些想睡了。

于是我闭上了眼。

Ezio——
当厚重的石门终于如愿打开,看到的却是一个并不算大的图书馆,一排排书架上没有一本书。

[一个没有智慧,没有知识的图书馆...]

抬头看了看,那一排排书架前似乎有一个人,那白色的兜帽在昏黑的图书馆有些刺眼。他低着头,不发出一点声音。

举着火把靠近他,慢慢的蹲下身来想仔细的看一看他的面容——

一具白骨。

这就是我追寻了一生的人。

他的手上挂了一把钥匙,直觉告诉我他会把金苹果藏在哪里。他的旁边有一个盒子,一个普通的木箱,轻轻一吹,便是飘飘洒洒的满天的灰尘。

[这是...Altair的...]

我默默的穿上它,感受着四百年前眼前这具枯骨亲手缝制的衣服,努力的想要寻找一丝丝属于他的痕迹。

没有。

鼻子有些酸,眼前的这具白骨依旧没有任何动静。

我哭不出来,也不知道对一具白骨该说些什么。我走到他当前,单膝跪地,捧起他的手骨,在上面落下一吻

[安息吧,Altair。]

随后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[这石门再次打开,已经是400年了啊....]

[Ezio...]

站在自己枯骨旁看着一切的Altair并没有出声,只是静静的看着他跪下来,捧起自己的尸体轻轻的一吻。自己默默的蹲下来,抱了抱身前的人,在他嘴角的伤疤处也落下一吻。

他离开了。

[我会离开这的...按照你的意愿。]

图书馆闪过一道光,好像有什么消失了一样。

Ezio的心脏莫名有些抽痛,仿佛少了什么重要的东西。

终于是完了...第一篇段子自己都有些看不下去。想了想自己的废话打消了想写出来的心...总的一句话就是,您能喜欢就好。